屠岸:从事翻译不是为了谋生 是对缪斯的崇拜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2-10 14:24:26
分享到:
  

 

  前不久,著名翻译家、诗人屠岸刚刚过了90寿辰。没有张罗庆祝,没有到外面办酒席,只是在家里搞了一次家庭聚餐,三个子女及外孙女、重外孙女都来了,四代同堂其乐融融。屠岸吃了一点长寿面,就算是为自己庆祝了。

  虽然年事已高,但屠岸的气色仍很好。回想几十年前的往事,他的记忆仍然清晰。说起自己这一代翻译家取得的成就,老人谦和而真诚地说:“我们从事翻译,不是为了谋生、解决生计,而是对缪斯的崇拜、对诗歌的奉献,是生命中的一种事业。”

  译莎翁 只为悼念亡友

  屠岸的书房四壁陈列书架,触目皆是中外诗选。他的书桌上放有去年的新版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》,这本诗集译成中文已有60多年。提起翻译诗集的往事,老人说:“我在上海交大求学时,跟我最好的同学叫张志镳。1943年他到了重庆,我送他上路。抗战胜利后,他回到上海,却得了严重的肺结核。”他动情地说,后来好友病情恶化,年仅26岁就英年早逝。

  英国大诗人弥尔顿写过一首名诗《力悉达斯》悼念大学同学,屠岸也想写一首诗悼念亡友,又觉得自己的才华和功力不够,于是就转而翻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。“这部诗集大部分诗作都是莎士比亚送给一个朋友的,我就借花献佛,翻译过来送给张志镳。”他说,1950年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》初版,扉页上有一题词:“译献已故的金鹿火同志”,金鹿火即亡友姓名最后一个字“镳”的分解。这个秘密只有屠岸自己知道。

  1950年,屠岸参与创办《戏曲报》,到胡风家去约稿,胡风对戏曲不熟,问屠岸最近忙啥,他就说在翻译十四行诗。“当时我觉得出版不合时宜,解放之初社会上革命气氛很浓,跟莎士比亚诗的浪漫气息有点格格不入。我对胡风说译莎翁诗只能作为资料保存。”可是胡风却告诉他,这些诗作是影响人类灵魂的作品,对今天的读者有用,对明天的读者也有用。在胡风的鼓励下,诗集很快得以出版,初版印了两千册,博得好评。

  国内翻译欧洲十四行诗,卞之琳是先行者之一。1964年,屠岸对自己的译本做了修订,并写了译后记,送给卞之琳审阅。时值“文革”前夕,出版诗集已不可能,卞之琳就将译稿放在自己家里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卞之琳告诉屠岸,他在“文革”中虽被抄家,但译稿仍保存完好,这令屠岸感激不已。此后,这本诗集曾多次出版,每次出版前,屠岸都会认真修订。


关键词:

梦之蝶
世界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光影,摄影师在其中不断探索和发现。
"威马逊"重创下的海南
马航MH17航班号将更换
  • 强档栏目

牧羊曲

贡嘎雪山

韩国束草鱿鱼米肠

夏天要少吃5种水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