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错了?打惯了? 武汉警察"打错门"打算怎么办?
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7-21 08:52:59
分享到:

  □晨报特约评论员 张鸣

  六个彪形大汉,不由分说,逮住一个老妇人就打,暴打持续了16分钟,老妇人浑身是伤,成了脑震荡,多处重伤。这件事,不是发生在深夜的野巷,而是光天化日之下的湖北省委门口。打人的是武汉市武昌公安分局派驻省委大院的便衣,而被打的人,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(副厅级)的夫人。事发之后,武汉公安方面的负责人前来医院道歉,说“打人纯属误会,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”。意思是打错人了。此言一出,旁边有人当场质问,难道打老百姓就不错了吗?

  

  现在警察打人,与其说是痼疾,不如说是一种魔咒。人见人恨,人听人怒。在大街上,如果有人抢你的包,喊“抢劫了”未必有人理,但是要喊“警察打人了”,多半马上就会涌过来无数人。平心而论,警察还是好的多,陷在魔咒里,其实是被冤枉了,但却总有害群之马,让他们出不来。

  

  按常理推论,领导夫人莫名其妙挨打,肯定是发生了某种误会,多半是这些便衣把夫人当成了上访人员——很可能是某个长期缠访、又跟领导夫人年龄相近的老妇人。这些便衣驻扎在这里,也许就是为了截访,或者说是用强力制止上访。但既然能不加分辨,上来就打,说明这种打人的事,对这些人而言早就是家常便饭,已经打顺手了。就在这两天,网上还有帖子称开封一警察无缘无故殴打一名游客,最后搞得当地公安局领导不得不跨省道歉。

  

  据老辈人说,文革前,其实警察的形象还好,但文革以后,警察打人就成了人们的一种刻板印象。小时候的感觉,似乎进了警察局和派出所,就意味着要挨打。其实,后来我们知道,那恰是因为文革期间公检法被破坏的恶果。可是,恶果并没有消失,到现在为止,好多地方吓唬孩子,首选的话就是:警察来了。过去是大灰狼止小儿啼,恶魔止小儿啼,现在则是警察止小儿啼。不消说,能止小儿啼的警察,怎么看也不是好人。当然,恶警察只是警察群体中的一小撮人,但是,这种恶的形象,却传播得尤为广泛。

  

  古代社会,没有警察,警察的活儿,是衙役中的捕快干的。捕快的政治地位是贱民,比一般的农民还低,官府每每不把他们当人,案件破不了,就当众扒下裤子打他们的板子。但是,在老百姓眼里,捕快实际上则是老爷,威风得紧。这种反差,使得做这个行当的人,心理相当扭曲。所以自古以来,捕快的恶(至少是不与人为善),是有名的。打人、骂人,在他们是家常便饭,有时甚至是牟利的工具——把人拿来,关在班房里,就是靠打骂折磨,才能尽可能多地从人犯(很多时候是冤枉的)家属那里榨出钱来。晚清学西方兴办警察,原本就有校正衙役弊端的意思,但时间一长,民国进入国民党统治时期,衙役的老毛病再次发作,警察形象复归可恨。

  

  警察打人的事情如今时有发生,这里面肯定有传统的积习,但也跟一些地方滥用警力有关。什么事情,都用警察,把警察放在恶人的位置上。而执行本不该执行的任务的警察也把自己当了捕快,就认一个“打”字。我们不知道,湖北省委大院的警察如此截访,是不是得到了上级的默许。但是,他们有没有想过,警察年复一年地陷在打人的魔咒里出不来,把警民矛盾弄到如此激化,以后怎么办?

  

  (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)


 
关键词:

拱门公园
美国拱门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沙岩拱门集中地之一
乡镇女教师晒居住环境
菲美启动两栖登陆演习
  • 强档栏目

黄河上的绿洲

古窑一瞥

半熟的鸡蛋能吃吗

蔬菜泡20分钟增致癌?